长沙绸布业讲究经营之道

2019年09月14日 08:22来源:未知手机版

商务衬衫,87.53,黑桑果

 从长沙楚墓、汉墓中出土的大量丝麻织物可以看出,长沙手工丝、麻织技艺在公元前已达到较高水平。五代马楚时,植棉术传入湖南,长沙有了棉纺织品的生产和交换。到清代中叶,长沙经营纺织品的商号增多,但多系前店后坊,一口染锅,两条踩石,规模甚小。经营商品主要是当地土布和南京、苏州等地的绸缎。

 绸布公会建于1908年

 长沙开埠后,“洋布”才逐渐增多。那时商品售价均由店铺与顾客当面议定,时人谓之“漫天要价,就地还钱”,带有很大的欺骗性。光绪二十四年(1898年),九章绸布店老板谢芷香首创明码实价的“一言堂”,随后各店仿照,称之为绸布业的“戊戌改革”。讲究经营之道,坚持信誉取胜开始成为长沙绸布业的优良传统。

 清末,南京人杨寿芝来长开设“杨寿记”绸布庄。主营批发,获利颇丰,致使苏州、南京商户接踵而来。苏州帮大户有“协泰样”“沈天成”“罗元兴”等,多设在大西门正街。南京帮有“聚锦祥”“吴玉记”“祥生”“麻寿记”“沙昌记”等,多设在臬后街、福源巷。长沙本帮有“九章”“万生”“聚生泰”等,多设在坡子街。绸布业同业公会始建于清光绪末年(1908年),会址设在白马巷。绸布公会又叫“天孙宫”,取“天孙织锦”之意,奉祀“天孙娘娘”。公会推举正副总管及值年6人,3年一换。清末长沙绸布店已有50多家,业主虽来自各帮,但在公会的组织下,尚能友好相处。

 绸布业竞争激烈,广告别出心裁

 民国初期,本帮绸布店由陈萼泉资助,集20余家小店财力,在八角亭新建楼房,占地面积达1100平方米,取名“介福昌”(后改名为日新昌、介昌)。“介福昌”声势显赫,直接从沪、汉进货,开长沙大型绸布店之先河,打破了南京、苏州帮独资大户的垄断。陈萼泉曾受维新派影响,立志经商,以实业救国。他重视培养经营人才,1914年当省立第一职业学校增设夜班商科时,他马上送两名青年店员入学。“介福昌”鼎盛时期,年营业额曾达300余万银元,资金由10万银元增至30万银元。“介福昌”门前竖一“时钟楼”,指针到点,当当鸣响,行人争相观赏。店堂按新式商场布置,顶端装饰中外风景画,店堂中设立玻璃橱窗,陈列高档商品,使人一进店便有琳琅满目之感。店员均着长衫戴瓜皮帽,是当时别开生面的装束。店内设有客厅,专供接待大户,壁上挂有名人字画。“介福昌”对一般平民百姓的生意也热情招揽。旧时长沙人时兴自己做布鞋,于是就有裁好的直贡呢、毛毕叽鞋面料出售。

 长沙绸布业的竞争十分激烈,广告也就别出心裁。1921年,位于八角亭的华丰绸布庄在临街橱窗内装饰一个“鬼”字,声称谁能猜中这个字谜,橱内的商品就送给谁。引来众多围观者,某日一大汉猛击一拳,砸破玻璃,取走陈列的商品。老板见状连声称赞,并设宴款待猛汉。众人问其意,老板解释说,字谜他猜中了,他就是我要找的“冒失鬼”。“华丰”绸庄从此声名大振,营业日盛。

 购买丝绸赠送良药、字帖

 其他绸布业大户,经营也各具特色,尤以“天申福”和“大盛”值得称道。侯溥泉、张甫华开设于新街口对面的“天申福”,以稳健著称,视商品质量为生命,进货检验的把关十分严格。该店上海庄聘请了一位老行家吴鉴堂鉴别商品质量。吴对纺绸、线春一类织品可从生坯中看出好坏,能一眼报出缎类的等级和规格。他经手进货非常认真,假冒伪劣绝不会从他手下溜过。“天申福”的营销策略可谓无微不至,如对生病顾客赠送仙鹤草等治病良药,对爱好书法的顾客赠送曹广帧所书字帖《太上感应篇》,以此来感动“上帝”。该店底子雄厚,资金运用自如,季节产品提早进货,经营部署周密,稳打稳扎,因而得以在数十年的竞争中保持业务兴隆。

 李溪亭、魏韵篁等人设在白马巷口的“大盛”绸庄则以开拓进取令同行折服。“备货齐全,货真价实,珍视商誉,服务周到,专人经手,分地包干”,是“大盛”快速发展的要诀。对经常往来的顾客固定专人接待,以便于了解顾客心理,建立信任。对往来大户的婚丧嫁娶,由经手人员前去应酬,费用由店开支。顾客买错了商品,或发现买去的商品有毛病,都可以退换。年营业额最高时达200万银元。“大盛”年年有盈余,年终有分红,员工分红不搞平均主义,成绩突出者由经理批给特红或加薪,乃至提为红股股东,因而大多数员工都爱店如家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awantari.com/caijingfenxi/60155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